旧快破解版猫连接

林跃落下全视之眼。

视窗系统不同以往,左眼依旧会显示战场热源目标,但是右眼多了许多参数,包括各标定热源与他的距离,水平角度。

这便是他在英军机场奋斗多日的成果。

从进入缅甸到撤离机场,死在他手里的日军士兵不下一百人,特殊任务给出的标准是一名日军士兵100科技点。

他用了不到一万科技点兑换了两个全新组件,激光测距组件和环境感应器,可以为使用者提供标定物距离、仰俯角、外界风力、风向、温度、空气湿度等数值。

有红外成像组件扫描热源位置,有激光测距组件确定距离和仰俯角,有环境感应器提供射击参数,再加上英国迫击炮自带的角度盘,就算没有计算机的弹道测算程序给予修正,他也玩得转这玩意儿。

架炮,调整射击角度,上炮弹激发撞针。

嘭的一声闷响,榴弹腾空而起,在天上划出一个优美的抛物线,一头扎进300米开外半人高的岩石后面。

轰的一声,火焰挟裹硝烟而起,岩石后面躲藏的两名日军士兵被炸飞,冲击波把损坏的掷弹筒都送上了天。

一发打完,微调角度又是一炮。

轰!

躲在花丛后面的两个掷弹筒小组被炸了个人仰马翻。

清秀低头沉思妹子粉嫩露香肩

日军的掷弹筒在两军战场所起作用不单单是火力压制和范围杀伤,还有很强的恫吓效果,试想对阵双方一起冲锋,迎面而来的不是敌人的刺刀,而是雨点般的榴弹,爆炸制造的声浪、热焰、冲击波,对于冲锋士兵的影响不是一般大,老兵还好一点,像那些才上战场的新兵,或许敌人还没杀到跟前就尿裤子了。

现在敌人的掷弹点被一个一个拔掉,滩涂冲上来的中国兵士气大振,反倒是遵照中队长命令冲锋的日军因为少了炮火支援很不习惯,心里或多或少出现一丝摇摆。

就是这丝摇摆,放大到一支中队规模,便成了一个难以忽视的弱点。

要麻用枪扫死一个日本兵,正要继续往前冲,被大脚从后面拉住。

“林跃哥……叫你别冲那么快。”

“林跃,他死哪里去咯?”

大脚指了指斜对面的密林,赶巧松树的枝杈间闪过一束光华,对面准备丢手榴弹的日军士兵应声倒地,两个呼吸后手榴弹炸开,冲击波掀翻了好几个人。

要麻笑骂道:“一天天就知道打黑枪,抢人头噻,龟儿子滴,就是一只蟑螂,命硬得很。”

后面猫着放冷枪的孟烦了跟着往那边看了一眼,长长地出了一口气。

迷龙走时喊的那句“我兄弟在上面”,就像堵在那帮一个锅里吃青菜粉条炖粉猪肉的家伙们心头的大石,没想到日本人像一群疯狗那样追着他咬了半天,愣是没把他逼死,反而赔了一麻袋人头。

孟烦了很快回过神来,拉了一把枪栓,瞄着前面扶着钢盔要逃的日本兵就是一枪。

要麻骂得一点不夸张,,猫在林子里的那位是真的很阴损,枪子儿专往投手榴弹的日军士兵脑门招呼,别人最多一枪一个,他倒好,整好了一枪双杀,走了狗屎运杀一个还带走一波,吓得日军手榴弹也不敢丢了,冲锋阵型乱成一锅粥。

孟烦了一枪解决想要偷袭蛇屁股的日军士兵,又用刺刀戳死被冲锋枪打瘸腿的另一名日军士兵。

旁边迷龙拿机枪当大锤使,搂死一名敌人后瞥了他一眼。

“你说啥?”

孟烦了说道:“我说有他不会的吗?”

迷龙看看手里的机枪,端起来朝着向后逃亡的日军士兵一通扫:“玩这个,他不行。”

孟烦了斜了他一眼,拖着瘸腿往前面走去,那边康丫追着一名日军士兵上了坡地。

“你去哪儿干什么去呀?”

康丫不是新兵,本职工作是师属运输营司机,射击、放炮、拼刺刀这类活都不在行,但是现在一团人被龙文章说的热血上脑,跑到山头几个冲锋就把日军部队冲的七零八落,一群人杀红了眼,哪里还顾得上前方什么环境,有没有日军猫在浅坑里等着阴人,全员憋着一股劲儿,就想多干几个鬼子。

孟烦了举起步枪,估算好提前量,食指扣动扳机。

嘭的一声。

枪响了,鬼子完了。

“活该你。”

康丫对着死了的鬼子兵骂道:“祖宗我让你停下你不停,跑,跑死了哇,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……”

这边话没说完,左前方轰的一声,火光涌现,被冲击波撕碎的花草茎叶和着泥土乱飞。

康丫吓得一个哆嗦,赶紧趴在地上往那边瞅,只听右前方的野花丛里不断有惨叫声发出,夕阳照耀着飞溅的鲜血,透出一股妖异颜色。

孟烦了赶紧跑过去把康丫拉进砂土坑里,带好英国人的mk-2钢盔往惨叫声传来的地方看去。

惨叫停止不久,一个侧脸与侧身沾着许多鲜血,左手拿枪右手握刀,身上背着猎弓箭袋的男人由半人高的草丛走出,夕阳的光辉照在他黑红相间的脸上,有些残酷,有些狰狞,还有几分冷厉和肃杀。

冲上山头的日军死的死逃的逃,战斗基本上已经结束。

孟烦了说道:“那位爷不躲林子打黑枪了?怎么也跑去跟小鬼子拼刺刀,堂堂营座,这合适吗?”

康丫仔细打量几眼才认出来人身份。

“副的。”

他这才张开嘴巴,对面来的人寒着脸一推,把他按倒在地,话也不说上来就甩了两个大耳光。

啪~

啪~

康丫给这两个嘴巴子抽懵了,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疼,脑子嗡嗡作响。

孟烦了打了个愣,瞧林跃收拾康丫的狠劲儿,脸色微微发白,刚才说风凉话的明明是他,为什么挨打的成了康丫。

像是为了回答他心里的疑问,林跃一边打一边骂:“拿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?叫你窝后面补刀就好了,你他妈的干了些啥?要不是老子反应快,你可以去阎王爷那里报道了。”

原来是为这个。

孟烦了恍然大悟。

仔细想想也不怪林跃发那么大火,康丫刚才的行为确实太莽撞,没有一点危机意识,要不是林跃宰了苟在草丛里准备放冷枪的几名日军士兵,眼前这货搞不好真得给花生米噎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