兔子2278下载

罢市运动的失败,资产阶级领袖维瑞斯先生的威望也受到了动摇,很多人对他能否带领大家逼迫政府让步,持怀疑态度。

与之相反的是资产阶级革命党又活跃了起来,一部分资本家转变了立场,暗中和革命党勾搭了起来,企图推翻维也纳政府,建立一个资产阶级政权。

当然想归想,让他们举起大旗造反,那是万万不能的。就算是要革命,那也只能是别人上,他们都有万贯家财,小命可金贵着呢?

大家都是聪明人,奥地利帝国的虚弱还没有暴露出来,这个时候造反,很容易变成烈士的。

大部分资本家对革命党都没有什么信心,他们还寄托于通过非暴力手段斗争,逼迫政府让步。

维也纳郊外的庄园内,正在举行一场宴会,作为东道主维瑞斯先生正在进行激情澎湃的演讲。

没错,这就是从法国传过来的宴会运动,只不过到了奥地利,似乎有些水土不服,除了资本家外,就只有少数被自由主义忽悠瘸了的学者参加。

“诸位先生们,我们必须要团结起来,上一次我们失败了,就是因为大家没有做到共同进退,才被敌人给逐个击破了!

只要我们团结起来,奋起抗争,敌人终将被我们打倒,胜利最终是属于我们的。

不需要革命,不需要流血,用我们最擅长的手段,在我们最擅长的领域击败敌人,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!

只要……”

维瑞斯演讲并不是所有人都满意,至少前来参加宴会的革命党人就非常的不满。

黄色裙蛋糕清纯次小美女迷人私房照

“维瑞斯先生,你所谓的不流血抗争,真的能够让敌人让步?醒醒吧,腐朽的维也纳政府是不会听到人民呼声的,真正的自由只能够靠革命来实现……”

不待他把话说完,维瑞斯就愤怒的吼道:“谁放他进来的,快把这个混蛋给我丢出去,他这是想要害死大家!”

尼玛,这么大张旗鼓的喊革命,真以为维也纳政府的秘密警察是吃屎的么?

不光是维瑞斯怒了,很多前来参加宴会的资本家也怒了。就算是要革命,你也要私下里说啊,我们可以秘密给你支援,这么大张旗鼓的说出来,你让大家怎么办?

支持革命?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要锒铛入狱,这次来参加宴会的人这么多,谁知道当中有没有叛徒啊?

反对,必须要反对,涉及到自身安,资本家们都是非常谨慎的,纷纷痛斥革命党,仿佛他们都是忠君爱国的典范。

维也纳不是巴黎,大家革命热情没有那么高,维也纳政府也没有七月王朝那么不得人心,不是人人都想要造反的。

被革命党人一搅和,这场演讲自然是草草结束了,接下来就变成了秘密会议。

劳工保护法的杀伤力还是很大的,就连举办宴会的这些佣人,都是受益者中的一员,没准其中哪一个头脑一热,就把他们给卖了,大家还是很小心的。

“维瑞斯先生,我们哄抬物价就真的能令政府让步么?要知道贵族的能量也不小,如果他们动手阻击我们,搞不好大家就要偷鸡不成,蚀把米!”大资本家汉姆质疑道

两人是商业上的竞争对手,因为共同的利益大家坐在了一起,可是相互之间的矛盾却没有办法消除。

维瑞斯解释:“就是因为贵族,我们才会取得最终胜利。不要忘了我们的首相大人可是主张废除农奴制的,贵族们不想办法把他搞下去,难道就不怕他像这次一样,通过立法强制执行么?”

温和派资本家菲尔德开口附和道:“维瑞斯先生说得没错,梅特涅这个老不死的混蛋,这些年得罪的人可不少,想要他下台的人多的去了。

这个老狐狸一旦滚蛋了,新的首相可没有他的威望,如果不对我们妥协,就不要想稳定局势!”

菲尔德和维瑞斯的政治理念相近,他们都反对进行暴力革命,主张用不流血的手段争取权益。

这是他们的利益所决定的,作为奥地利数一数二的资本家,他们拥有大量的产业。

一旦发生了革命,又会面临一场新的利益洗牌,万一要是失败了,那就会血本无归。

维瑞斯又开口说道:“汉姆先生,贵族们也不是什么好货,我们哄抬物价,完可以让他们也参合进来,大家一起赚钱,到时候为了自己的利益,他们也不会阻击我们的。

不需要多,只要有五分之一的贵族站在了我们这边,梅特涅就无能为力了,这一次我们的口号是让梅特涅下台!

废除劳工保护法、实施宪政、民选举的问题,我们可以先押后,等下一届政府再说。”

显然失败了一次,维瑞斯变得更加谨慎了。

《劳工保护法》是保守派贵族用来打击资产阶级的,显然是不会轻易做出让步的。

宪政和民选举,那就更加不要说了,这个口号一喊出来,就要遭到贵族集团面打击。

反倒是只针对首相梅特涅,更加容易获得成功,毕竟贵族之中也有不少人是反对他的。

汉姆想了想说:“那我就再信你一次,不过今天出现的革命党,你们有什么想法?大家都是明白人,不用藏着捏着!”

菲尔德冷笑着说:“这还用说么?当然是要划清界线了,法国大革命的情况,你们又不是不知道,谁想要去经历一次?”

汉姆讥讽道:“菲尔德先生,这种冠冕堂皇的说法,还是算了吧!

我知道大家私底下和他们都要联系,我的意思是你们有没有想过,加大对他们的支持力度。

不求他们能够获得成功,只要牵制住一部分政府的精力就行了?”

维瑞斯急忙说道:“汉姆先生,这个玩笑还是就此打住,我可从来不认识什么革命党!”

不同于胆大包天的汉姆,维瑞斯已经老了,家大业大的他已经不想再冒险了,暗中给革命党提供活动经费,这已经是他能做的极限了。